眾生同償所以選這一張紐約市立植物園裡溪流的一段落瀑圖片,是取其"清澈","流動",,"永遠有生命力".現在這一段不是夢了,是真真實實如假包換的個人經驗,但我相信絕少人會在那麼小小年紀,就必須經歷如此強烈的事情, goden,,這一段你不必解夢,但我想聰明如你,也理不出一個頭緒來的.還記得另一個分類[生活小故事]中的一則"兩蛇相會"嗎?對,就在隨著父親軍旅職務的調動,小學4,5年級兩年住在高雄鳳山,就在5年級學期期考已經結束公布成績以後,那兩天全班還是繼續在學校上自修課,不知道是一直排名第一的女同學對我有意見,還是我有其他得罪了全班同學的事情??接近最後一堂課結束前,老師沒在教室裡,突然一陣喧嘩鼓譟,我滿頭暈眩耳鳴的,親眼烤肉看到我的書包被丟出教室外,所有的同學都狂吼著:"走,出去.",詳細狀況或是言語我已經完全記不得了,其實就在當下我也沒搞清楚狀況,好像就是那位女同學鼓吹著,結果我就一陣琅傖的逃出教室外.,匆匆撿起破散的書包離開.那是一個日式建築的教室,尖屋頂的一層樓木頭平房,走廊和教室門在一邊,另一邊是很多扇一格格的木框玻璃窗.要離開學校,我需要從教室門出來後,轉到另一邊玻璃窗旁的走廊,到今天,那景象仍歷歷在目,我驚嚇著回過頭望向教室的玻璃窗,竟看到了這一個讓我更驚嚇的景象:"幾乎每一格的窗戶木格玻璃號後,都層疊的擠著每一個同學黑壓壓的頭臉,更嚇人的是,每一張臉都是猙獰扭曲,更張大嘴怒吼著的樣子(雖然那時候我是聽不到了,但可以看得出酒肉朋友來那怒氣也知道一定很難聽)."那天,南臺灣的夏天的黃昏下,一個10歲多的傻女生,帶著驚恐奔回家.一路上,我不記得有去想為什麼?只記得要趕快逃,只覺得好恐怖;我也應該沒有哭,恐怕是一切都沒搞懂吧,也來不及覺得委屈,而且我一直就不是一個愛哭的小孩.反正是上學最後一天了,回家媽咪也沒發現不同,但是,接下來我卻嚴重的全身發燙,高燒,重病,連躺了三天.一直到那一天班導師來到我家,親自帶了水果來向媽咪道歉,媽咪還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??我也不記得老師有說是怎麼一回事,只是頭很重身子很無力,好像老師說希望我第二天回去學校幫忙填寫成績單甚麼的,好像我竟然也還頂著暈重的頭去幫忙了,但不記得任何一個其他同學的臉,也不記的得有和哪個同學說話褐藻醣膠,接下來的一周我們就全家搬回台北了.到今天,媽咪已經去世約20個年頭了,我也從未曾問過她老師有說是甚麼原因要來道歉,媽咪也從沒跟我問過或提過這件事.為什麼這件事情被我歸類到"功課"呢?話說旅居美國的第5年,回台灣省親,那一次哥哥沒到機場接我,我回到家中,也沒見他在客廳等,我一腳就奔上樓衝進到他的臥房,暈暗的燈光下,他躺在床上,床腳搭著一對拐杖...我又驚又痛之下,安慰他加上說笑拍打一番,但心中真是掛念不已,年輕輕就髖骨壞了,醫生說還不建議開刀打鋼筋,但是好像一時也很難轉好.十天後這個妹妹又必須轉回美國討生活去了,但實在想出一點力.有人建議:我若念地藏經迴向給哥哥,會幫忙他身體轉好,我也很認真的,生平第一次,雖然那時膠原蛋白我還沒有皈依,每晚下班回家用餐後,我仍點上二炷香,念一遍地藏經,迴向哥哥,連續七天共念七次,其實,就在完成七天後的下一個星期,接到家中來電,說哥哥已經好很多不太需要拐杖了,也許是媽咪抓的中藥生效,或....但也在那時,除了一邊念一邊感受到那些悲苦傷痛落淚不止之外,夜裡夢中也常進到地獄中見到種種的猙獰苦痛景象,這時我卻突然體悟,原來小學五年級時木格玻璃窗後的面孔們,是我必須要還的一些業障吧,竟然同時40多筆一次跟我討回去,切斷斷啊???是何時造的業?是甚麼?我無從考起,只是每次在佛前拜懺時,我知道,累劫累世所造的業,是真的要懺悔,要還的.雖然是嚴肅的,但仍要積極樂觀的過這一世.更期許自己要用功做功課,要清澈,要流動,要有生命seo力.
創作者介紹

側背包包

gu28gufth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